这里是A团同人扔文处(有且仅有A团同人

A团末子主,其他西皮或许有(西皮洁癖者慎入)
博主精分且自我吐槽严重

百合相关原创及同人子博→硝子zone(http://kumashiro.lofter.com/)
 

末子合本《二宫和也举起一个苹果》的印调

杂食动物:

คкเгค:



抱歉消失了那——么久




一直以来都想搞个大事情,做一本末子合本,从上半年开始找写手画手现在终于也慢慢成型了。很遗憾有几位写手因为时间原因没有合作成,也很抱歉没能找全全部的末子写手。




这一次我找了  @嗜寫症 、 @除了钱和长假之外 、 @Hoshi 、 @空中一抹浮云 、  @青樹  、 @沈笑焓 、 @Don Quijote 七位写手,和@鳥間失格@藍鳶/嵐鳶、 @咸扣 、 @HUhu 四位画手和我一起搞事,感谢她们答应我任性的要求,被我无情地压榨劳动力【】




本子的名字叫《二宫和也举起一个苹果》,所有人的文都是以固定的一句话——“二宫和也举起了一个苹果。”开头。








那么,这样的合本你愿不愿意来一本呢?








印调戳这里 做了印调即视为预定哦,这次应该不会多做,所以印调对我来说很重要!








本子是润二向的,之后还会发正式的本宣和试阅,今天就先图透个特典明信片啦。









如果摊位顺利通过的话会参加CP21 Day2的场贩,场贩后会有通贩,感谢大家的配合,也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它!






查看全文

真好啊,真好啊。

I've got you in my Fanta.:

【亲子活动】76dva/r麦/岛田bro

*以上只是两人组合的简称 不含任何cp意味

不知不觉居然画了3组 虽然8月就开始忙了 剩下的角色也会渐渐跟上的


最后1p是为了凑10图来自群里集思广益的「穿着印有麦爹抱小鱿的supreme卫衣撅着屁股的genji」的绿的流油(?)的点图 这人穿衣服怎么会如此迷之色气 不懂

完全看不出是supreme的卫衣


啊。

杂食动物:

膝盖都是筛子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他们有那——么好!!!

喵叽叽:

今天新买的一些生写w
末子抱抱真的好甜可是就是好少啊心好痛TwT!!!

亲爱的作者们,我们来谈谈标点

来自中世界:

大概算是姊妹篇:亲爱的作者们,我们来聊聊格式




译名的姓名分隔用“·”,中文输入法之下按1左边那个键就能打出来,请不要在姓名之间加奇怪的东西。




中文的省略号是“……”,中文输入法中通常是shift+6,请不要n个句号来当省略号用。表示整段省略的时候可以连用两个省略号“…………”




英文原文的姓名之间不要加点,空格就好。




冒号的范围直到下一个句号为止。句子内部一般不宜套用冒号,需要套用的话可以分段。




写对话一般三种形式:



  • XXX说:“对话。”


  • “对话。”XXX说。(描写在句子后面的时候,引号后面直接跟描写)


  • “对话,”XXX说,“对话。”(对话拆成两段中间插入描写时候,后半句用逗号分隔,不要把句子拆成三段或更多)





如果一个角色的话很长需要分段它的格式是这样的:


“第一段blabla。


“第二段blabla……


“最后一段。”




句子里有引用内容但没有停顿的时候,不要加冒号,冒号通常表示比逗号更长的停顿。




英文没有书名号,英文句子里的英文标题用斜体表示,但是中文段落里的英文标题我倒是没看到过具体规定,大概怎么都行。




以上说的只是我经常见到用错的,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这个玩意GBT 15834-2011 标点符号用法,这是2011年发布的标点符号用法国家标准。


我觉得这个东西在网上发文的时候错也就错了,唯一的危害就是伤害我这样的强迫症患者,但终究是个作者的修养问题。而要出本的话,虽然不是正规出版物,也必须弄对。


如果以上我说的有不准确地方欢迎提出。

查看全文

开源的中文字体

资源站:

辛苦了!!!超级实用w


苏澈白:



白砚川:



遛个溜溜球:



前两天突然发现“微软雅黑”字体的版权不完全归微软所有,如果未经授权商用属于侵权行为...之前一直用微软雅黑,现在得换了。网络上还没有非常完整的开源中文字体的总结,因为自己在搜集,所以就在这里记录一下,如果某位设计师看到了,能提供一点帮助,则最好不过;)

     



     


1.方正免费字体

     


免费字体:包括四种字体:方正黑体、方正书宋、方正仿宋、方正楷体。针对“商业发布”这种使用方式免费。

     







     



     


2.王汉宗自由字形

     


由中原大學數學系王漢宗教授所研發、捐贈,採用GPL授權,免費使用。各位老師及網友,可以推廣使用。

     




     


3.文鼎公众授权字体

     



文鼎科技非常熱心於開源軟體社群的公眾授權字型(Public License Font)提供,於2001年捐贈了四套字型予開源軟體社群:文鼎細上海宋(繁體 Big5碼)、文鼎中楷(繁體 Big5碼)、文鼎簡報宋(簡體 GB碼)、文鼎簡中楷(簡體 GB碼),作為Linux等開源軟體社群的非商業免費使用,廣受開源軟體社群的好評。 

2010年文鼎再提供2套新的中文公眾授權字型(Public  License Font),給開源軟體社群在非商業上的免費使用,包含文鼎PL明體U20-L(繁體Unicode 2.0碼)、文鼎PL報宋2GBK(簡體GBK碼)。新的中文公眾授權字型,採用Unicode及GBK編碼,漢字字數分為20902字及21003字,較舊版本的公眾授權字型多出7000多字及14000多字。

     







     



     


4.思源黑体

     


思源黑体英语:Source Han Sans)是AdobeGoogle所领导开发的开源字体家族,1.001及更早版本以Apache 2.0许可证授权,而1.002及更新版本则使用SIL开源字体授权,属于无衬线黑体。思源黑体于2014年7月16日首次发布,支持繁体中文简体中文日文韩文,并且各有7种字体粗细。公开之时为当时涵盖字元数量最多的字体,44,666个字元分属于65,535个字形中,此为OpenType字体技术的极限。

     




     


5.文泉驿字体

     


文泉驿是一个开源汉字字体项目,由旅美学者房骞骞(FangQ)于2004年10月创建,集中力量解决GNU/Linux高质量中文字体匮乏的状况。目前,文泉驿已经开发并发布了第一个完整覆盖GB18030汉字(包含27000多个汉字)的多规格点阵汉字字库,第一个覆盖GBK字符集的开源矢量字库(文泉驿正黑),并提供了目前包含字符数目最多的开源字体——GNU Unifont——中绝大多数中日韩文相关的符号。这些字库已经逐渐成为主流Linux/Unix发行版中文桌面的首选中文字体。目前UbuntuFedoraSlackwareMagic LinuxCDLinux使用文泉驿作为默认中文字体,DebianGentooMandrivaArchLinuxFrugalware则提供了官方源支持,而FreeBSD则在其ports中有提供。文泉驿的网站(除了论坛)采用Wiki搭建。

     




     



     


6.濑户字体

     


字体为濑户制作的免费字体,字体包含中文繁体常用字及多国语言。

     




     


7.书体坊免费字体

     


专注于古今书法名家计算机字体开发的书体坊提供的免费字体。

     




     


8.站酷高端黑

     


“汉字百人舞”计划,由字体设计师胡晓波、刘兵克发起,在站酷网征集100位字体设计师共同完成一套字库创作,供所有人永久免费下载。

     




     


暂时收集到此,日常应该够用了,会一只更新,如有补充请多多评论;)




查看全文

【末子】青春期

写在前面:

    总算赶上了末班车。

    二丿生日快乐,今年依然爱你。


    高中同级生设定。


————————


    

    一阵风吹过,二宫闭着的眼睛睁开了,微微动动手指。


    他只戴了左边的耳机,右边的挂在身边人的耳朵上。


    感觉到了他的小动作,松本也睁开眼,右手撑着身子坐起来一点。



    “这首,我很喜欢。”二宫掏出随身听调大声音。

    “好曲子。”松本跟着轻哼,完全不在调上,“很‘二丿’的感觉。”

    “什么啦,我是什么感觉?”二宫笑了。

    “不知道。”

    “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

    “就是不知道的感觉。”松本认真思考着,低下头,“离得这么近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十六七岁的男孩子,大概考虑色色的事情会多一些吧?


    但二宫似乎对此兴致索然。


    他人缘很好,好到让一些男生羡慕——他和女生关系也很好。但从没听说过二宫喜欢谁,或是和谁交往的消息。


    “二丿?是个很好的朋友。嗯,就这样。”女孩子们常常这样说。



    松本应该是个例外,至少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从小学转校认识二宫以来,他们一直都在一起。不论是小学时三人行的竹马搬回老家千叶,还是邻家的哥哥出国读书离开日本,只有他们两个一直在一起。


    


    “呐,二丿。”松本抿抿嘴,干热的空气让他的唇失去了水润,“跟我说说吧,你在想什么。”

    “在想下午逃课的话会不会捉到。”二宫语气平平,表情认真,但松本知道他在开玩笑。

    松本伸手拍了他的脑袋:“说正经的。”

    二宫扮出一幅委屈的样子双手抱头:“没有在开玩笑啦。”


    谜之沉默。


    随后是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捧腹爆笑。



    “冷死了,一点意思都没有。”松本笑出了眼泪,看起来并不像没意思的样子。

    “那你还笑。”这样说着的二宫也在笑。



    “想去学游戏制作。”二宫没头没尾地说,“反正干什么都很辛苦,不如找点自己喜欢的事情。润君呢?”

    “我啊……”松本被问住了,“现在还没有想法。反正才高二,还有时间考虑吧。”

    他拿下耳机站起来,展开双臂迎接吹来的风。

    “我们还年轻嘛。”


    “也对。”二宫也摘下耳机,关掉电源,“总之,下午要不要逃课?”


    “逃。”松本回答得很快。




    翻墙出了学校,走过树荫遮盖的坡道右拐,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沿海公路。路边孤零零的铁质站牌满是常年被雨水冲刷过的锈痕,二宫和松本就从这里坐巴士上下学。


    他们选择了沿着道路慢慢步行。


    偶尔驶过的汽车和摩托会带来一阵夹杂着汽油味的热风,两个人躲避不及,发出惨烈的怪声。



    “呜哇……好热!”

    “何止是热,简直烫死了啊!”



    “润君,坐车吧。”懒惰的小人在二宫脑海里没多挣扎就跳了出来,“我好累啊……”

    “坐车也要走到下一个车站才行。”松本习惯了二宫懒洋洋的撒娇语气,这一套对他完全没用。

    “润君,润酱,润……嘿,MJ!”二宫开始耍无赖了。

    “喂!”松本选择了威胁,“揍你哦。”

    “润君,润酱,润,MJ。”这并不能威胁到他,二宫只是换了小声嘟囔。对于就在旁边走的人来说,这个音量足够被听到。

    “……”松本决定无视他。



    勉强赶上发车次数少得可怜的短途巴士,空荡荡只有司机一人。松本和二宫坐到了最后一排,打开车窗。

    “好凉快。” 

    “不想动了。”二宫整个人摊在座位上,“我们坐到终点站吧。”

    “好。”



    盛夏的天气变幻莫测,刚才还晴空万里,这时候就有大片厚厚的乌云压在头顶。干热变成湿热,更令人烦躁不安。


    “牙败,二丿你带伞了吗?”

    “我怎么可能带伞?”一向蹭松本的伞,早就没了带伞的习惯。

    “这下惨了,即使不想也只能坐到终点站了。”细细的雨滴落在松本伸在外面的手臂上。


    很快,细雨伴着雷鸣变成了瓢泼大雨。



    拜这场雨所赐,温度降了下来。与其说是凉爽了不少,不如说开始冷了。


    “怎么办?”二宫已经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坐下一班回家,还能怎么办。”松本拽着他躲进微妙有些漏雨的车站棚子,“说要坐到终点站的是你吧。”

    完全没有反驳的余地,但这难不倒二宫:“你干嘛不拦住我?”

    松本心说我得能拦得住你才行,你那脾气一上来,十头牛都拉不住。但他只是默默从包里拿出手帕,在二宫脸上胡乱划拉了两下:“擦干净。”

    “你对女朋友也这么粗暴吗?”二宫忿忿不平。他的皮肤很白,稍一使劲就会留下一片红红的印子。

    “残念,不会这样。”松本有些得意,也不知道在得意什么。


     


    湿透的衬衫贴在两个少年的身上,带走体温。沾水的皮肤起了鸟肌,即使不想,也不自觉地有些微微颤抖。


    松本搭在二宫肩膀的手使了使劲,把他搂紧。



    “你对女朋友也这样吗?”二宫小声吐槽,却没有推开他。

    “残念,不会这样。”松本头扭到另一边,不看二宫,“话说我根本没有交过女朋友吧。”

    每天除了睡觉,基本上都在一起吧?我什么时候有过女朋友你不是该最清楚吗?


    身体的温度逐渐升高,雨也小了很多。


    但松本并没有松开手的意思。



    “好热。”二宫说。

    “何止是热,简直烫死了。”松本看着二宫红红的耳垂说。



————END————


查看全文

【末子】ペテン師と臆病者

——亲爱的二宫先生,生日快乐。


    “呐,我喜欢你。”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二宫因为酒精而泛红的眼眶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汽,但眼神耿直而真诚。


    松本润只看他一眼,就回过头,端起吧台上的玻璃杯。

    整块的冰只有底部浸在琥珀般透明的淡黄色液体中,松本晃晃杯子,一饮而尽。放下酒杯的时候,他的右手小指轻轻抵在桌子上,杯底和大理石吧台几乎无声地贴合在一起。


    “所以呢?你想听到什么回答?”松本招手叫来调酒师要求再来一杯,漫不经心地回话。


    “切,没意思。”二宫半倚在吧台上,噘着嘴,短短的手指摩挲着杯子边缘,“不该脸红心跳地说‘什、什么?突然说这个……’吗?”

    松本有些忿恨地看着眼前这个明明比自己年长一些却幼稚得要命的男人,虽然很想吐槽这莫名其妙的茶番剧,但他学自己的语气惟妙惟肖,完成度相当高,没有留给松本吐槽的余地。

    “啊,那还真是残念。”松本咬牙切齿地说,“没有配合您的小剧场,是我太迟钝了。”


    二宫干脆整个人都趴在台面上,头埋在肘间轻笑,ふふ的笑声里带着些许无奈。他笑够了,坐直身子,双手搓搓脸,好像清醒了点。


    “润君确实有点迟钝……”


    二宫的话似乎还有后文,但松本没能等到他把话说完,调酒师下了班,从吧台里走出来。


    “呦!二丿,松润,我们走吧。”


    “笨蛋,你还没换衣服吧?”二宫转换了话题,“你要直接穿着工作服走吗?”

    “啊,抱歉抱歉。那你们两个先到门口等我吧?”相叶眯着眼笑,独特的嗓音让人心情瞬间晴朗起来。

    “哦,那你快点。”松本站起来套上外套,一手扶着晃悠悠的二宫,“车钥匙给我,我们先去车里。”

    “好。不过你们两个都喝了酒,给我坐到后面去!”相叶从裤兜里掏出钥匙递给松本,认真地嘱咐他。

    “知道,我没醉到那个胡来的地步,还是守法的良好公民。”


    相叶开车很稳,即使喝了酒有些头晕,也没有晕车的感觉。

    松本闭着眼睛,身边人的热度很高,即使隔着很厚实的外套都能散发出来。那个人呼吸里的淡淡酒气莫名地让人烦躁,烦躁的根源是他喋喋不休的嘴巴。


    “爱拔酱,利达说今天钓了一条超大的鱼,晚上我们可以吃刺身。”

    “欸?今天?风那么大还出海了?”

    “还有呢,翔桑说他打算从放送局辞职,做自由媒体人,美食作家,专门采访利达这样的个性厨师。”

    “呜哇,虽然觉得不太对劲……等等,也许意外地很适合翔酱?”


    骗子。


    

    大野今天压根没出海,料亭今天的食材是筑地熟悉的渔师送到店里的。樱井只不过是新接手了一档美食资讯类的节目而已。


    从二宫和也嘴里说出的话,连标点符号都不能信,也只有相叶才好心地顺着他画出的诡异火车道跑。 


    “二丿只是太寂寞了。”

    在被问到“为什么要相信这种马上就能被戳穿的谎话”时,相叶回答。


    松本觉得不服气,但又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事到如今想想,只要反问一句“寂寞和说谎又有什么直接关系”就好了。不过以相叶的开放性思维,大概会说出更不可理喻的奇怪理由吧。


    “这家伙迟早会像狼来了少年那样吃亏的。”松本说。


    “嗯,是啊。”相叶异常认真地赞同了松本的说法,这让他有些意外。


    


    从后门进入料亭的时候,年轻的学徒迎上来打招呼:“大野师傅在楼上走廊尽头的包间里,樱井先生已经到了。”

    “哟,龙之介君,好久不见。现在没什么客人吗?”相叶看小学徒穿着便服正准备出门,顺口问他。

    “是的,今天天气不太好,预约的客人不到十点就都离开了。”


    二宫和松本已经上了楼,走到一半回头招呼相叶。相叶匆匆和学徒聊了两句,赶上他们。


    拉开门,樱井正对大野讲着什么,大野笑得停不下来,憋红了脸。

    “哦,来了。”樱井淡淡打个招呼,三人熟门熟路找位子坐下。二宫软趴趴地搂着大野,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二丿,困了吗?”大野总算止住了笑,眉眼弯弯问二宫。

    “嗯,有点。今天去爱拔酱那边太早了,结果多喝了两杯,都是J的错。”二宫蔫蔫的回答,坐在对面的松本心尖一颤。


    “要是困的话,到这里躺一下。”松本指指自己身边还很空的榻榻米,“你们那一边三个人坐,躺不下吧?”

    “那就多谢润君了。”二宫毫不客气走到对面,拽个坐垫当枕头,躺在松本腿边。


    J……


    略带调笑的语气,轻轻松松吐出的音节,刻意拖长的尾音……每一样都令人烦躁。


    松本起身去了卫生间。


    他双手撑在洗手台边缘,盯着镜子中自己湿漉漉的额发发呆,一滴水珠落在长得令人发指的睫毛上,一抖,落下。

    松本揉揉眼睛,再睁开眼时,二宫站在他身后。

    镜子中他不高大的身形模模糊糊,松本干脆转身看着他,不说话。


    “呐,J。”二宫开了口,软绵绵的语气一听就是喝多了,“已经过了十二点了。”

    “生日快乐。”松本知道他想听什么,时针才刚刚转到12而已。

    “嗯,谢谢。”二宫好像很开心,“J是第一个。”


    也许是错觉,松本觉得他说这话时的眼神真的有些寂寞。

    


    错觉也好,会错意也好,松本下定了决心。


    反正二宫的话真假参半,那么我就按照自己的理解来了。


    他向前一步,抱住二宫。


    “生日快乐,二丿。还有,关于‘我喜欢你’的答复,我的回答是,谢谢,我也喜欢你。”

    松本终究还是又补充了一句:

    “在这种事上骗我的话,我会生气。”


    二宫张了张嘴,却没发出什么声音。二宫拍拍松本的后背,松本没反应,他又拍拍,松本依旧一动不动抱着他。

    二宫只好放弃,把头埋在松本颈窝。


    “润君虽然迟钝,但并不傻。”


    称呼改回来了。


    松本满意地松开手:“回去吧,他们大概已经把蛋糕拿出来了。”

    “嗯。”二宫思考片刻,“你还没给我礼物。”

    “你已经收到了。”松本说完,转头先离开洗手间。


    二宫看着松本发间若隐若现的粉红耳廓,这才反应过来:“啊,这样啊。”


    装作不知道也可以吧?


    

    二宫紧走两步,和松本并肩,一起走向有着三位友人笑声的房间。


————END————


PS. 



    四月末用脑洞机摇出了这样一个脑洞,然后记下来写了一篇二宫先生的生贺。因为时间分配不当导致这个小段子虎头蛇尾,在此说声抱歉。


    对看到本文的你,鞠躬致谢。


    最后,再一次,亲爱的二宫和也先生,生日快乐。


查看全文

【末子】星空☆Destination


UP主辛苦。甜出血。

【末子】慢热者(续篇)

写在前面:

    这么久没写东西,是因为好多末子脑洞最终因文力不足没有下笔(或者只写了一两段就躺在硬盘里没了下文)。这一篇是翻回去看慢热者的时候想到的,于是诌了几句放上来。

    本文中的这两个人依旧十分慢热。


    那么,开始吧。


N part


    在集体外出写生的时候,二宫坐在了离班级人群不远处的树下,选了视野很好的位置开始打底稿。

    秋天的风还带着炎夏的余温,尽管是在树荫下,二宫额头还是渗出了汗水。专注于作画的美术生并没有在意,但流下的汗水淌过眼角时还是让他微微皱了皱眉。


    “二宫君。”老师站在身边,递给他一块浅蓝格子手帕,“稍微擦一下比较好哦。”

    “谢谢樱井老师。”二宫接过手帕,擦了擦汗,还给了班主任。

    “二宫君,和大家相处得都很好呢。”年轻的班主任站在一旁感叹,“但是总觉得有些疏远感呐。”

    “大概是因为我比较懒吧,大家聚在一起时懒得说话。”二宫回答。和班里的同学交谈游戏心得或是互借CD时,细心稳重的二宫总是能做到让人舒心,这种礼貌却带来了不易察觉的疏离——二宫君人很好,这是大家公认的,但并没有人和他有过更深的交流。

    “高中生要更有活力才行啊。”樱井憋了半天才讲出这样一句。年轻的老师很为学生着想,但具体实施起来还有些笨拙。

    “我会的,谢谢老师。”二宫浅鞠一躬,便继续修改他未完成的作品了。


    活力吗?

    想起一个精神得过头的友人,二宫有些想笑。


    今天的写生快要结束时,二宫收到了邮件。

    【标题:还回学校么?】如果回的话,放学后就等等你。

    二宫抿着唇回了邮件。


    【标题:回的】等我下。


M part


    二宫跟随美术科的大部队回到学校时,松本正在操场上和小栗踢足球。


    “呦!”眼尖的小栗先看到了二宫,停下来打招呼。结果被松本的一脚抽射踢到了腿肚子。

    “没伤到吧?”松本走过来拍拍小栗的后背,仔细看看他小腿上明显的足球印,“似乎没事。”

    “久等了。”二宫走过来,和两个人击掌。

    “为了陪润君等你,我还受了伤,怎么补偿?”小栗揉揉二宫的脑袋。

    “下次,拉面。”整整一头乱毛,二宫转头对松本说,“走吧。”


    抛弃了家在学校附近骑单车通勤的小栗,二宫和松本先行离开去了巴士站。

    松本稍稍运动了一下,肚子有些饿,就从便利店买了两个肉包。二宫食量不大,只掰了半个,余下的都给了松本。

    

    “说起来,要我等你,有什么事?”松本嚼着肉包,心满意足。

    “这个还你。”二宫从包里掏出DVD,递给松本。

    

    是前段时间借给他的电影,看得很快嘛。松本很满意。

    “感想?”

    “很棒。”

    “详细感想?”

    “我会发一封长影评给你的,注意到邮箱查收。”


    又在满口跑火车。松本咽下最后一口肉包,接过二宫递来的果汁。


    不过,他一定认真看了。松本毫无道理地相信着。

    因为我们很谈得来。


N part


    旁边坐的人十分健谈。

    二宫很放松地斜靠在巴士的椅背上,听松本谈起今天学校里的事。


    和松本聊天很轻松,不需要时时给出反应,他讲到高兴的地方,听众会很自然地被他感染。二宫是个怕麻烦的人,所以比起需要好好应对的同学,对他偶尔的冷淡并不在意的松本更容易相处。


    “……所以最后三班的本田还是被那个女生甩掉了。”松本结束了话题。

    “欸——?”二宫懒洋洋地应一声,“活该。”

    松本笑笑,不说话,只用手肘碰碰他,示意二宫快到站了。


    “松本君,下次,再借一部电影给我吧。”二宫起身。

    “好。”


    松本推荐的电影、音乐和书也很合二宫的胃口。这让二宫更加轻松,毕竟,自己挑选要看的东西,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M part


     站在书柜前的松本陷入了纠结中。

    暑假的时候,懒得出门的二宫基本已经把自己珍藏的电影DVD都看遍了。阅片量有限的高中生沉思着,来叫他下楼吃饭的姐姐被他严肃的模样吓到了。

    

    “所以,没得可看了?”姐姐看看松本面前基本没怎么动的晚饭,十分不满,“不是妈妈做的饭真是抱歉呐。”

    “我只是吃了肉包,现在还不饿。”松本嘟嘴。今晚双亲去参加高中的同学会了,他们是高中同学,相恋多年。父亲第一次领到薪水时全部掏出来买了戒指向母亲求婚,十分浪漫。

    “最近新上映的片子不是有你很期待的吗?跟二宫君一起去看就好了啊。”姐姐提议。为这种小事纠结的弟弟真是太让人看不过去了。

    “欸?”松本似乎从没考虑过这种可能性,不过,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N part


     【标题:可以】周日的话,我有时间。


    回复了松本的邮件,二宫直直倒在松软的床上。

    说起来,从回来以后,似乎还没去过电影院呢。在东京的时候倒是总被爱拔酱拽着去看新上映的片子,自己一个人的话,去电影院什么的也太麻烦了吧。


    偶尔也该像个充满活力的高中生一样,和朋友一起出去玩一下?不知为何想起了樱井老师认真的表情,二宫用小臂捂着嘴,fufu地笑了。


    会看什么片子呢?松本君的话。


M part


    二宫从电影院出来以后的反应异常兴奋,讲了很多话。

    松本有些惊讶,原来二宫也是可以说这么多话的啊,看来他是真的蛮喜欢这部电影的。

    一起在附近的快餐店解决了午饭,二宫又恢复了懒洋洋的样子。


    “好累。”

    “讲话太多的缘故?”

    “嗯。”

    “今天你好像特别兴奋。”

    “看出来了?”


    二宫又来了精神,十分元气地说:“高中生要更有活力才行啊!”

    “……然后?”松本知道他还有下半句没说。

    “樱井老师这样跟我说。”二宫把话补全了。


    松本被戳到了奇怪的笑点,笑了很久。


N&M part


    止住笑的松本问二宫:“这样能坚持多久?”

    “坚持不了多久。”活力十足的状态很累人啊,二宫腹诽道。


    “反正我也习惯了,猛地一下看你这么亢奋,反而有点被吓到。”

    “不好意思啊,让你习惯这么一副没干劲的样子。”

    “咳,其实。”松本清清嗓子,“二丿虽然看起来没干劲,但实际上有好好把精力用在该用的地方。”

    “是么?”二宫有些惊讶一直叫自己“二宫君”的松本突然换了称呼,但似乎可以很理所当然地接受,“我自己都没有发觉,润君却看出来了?”

    “所谓节能吧,二丿的活法。”松本也注意到了二宫更改了称呼,好像进了一步,两人的关系。

    “大概吧。”


    “总之。”松本起身,回手拽一把还懒懒坐在长椅上的二宫,“在我这里,不用太刻意。很可怕哦,像世界末日什么的。”

    “喂!哪有那么可怕啦……”二宫笑了,果然和这个人聊天很轻松啊。


————END————


查看全文

想写这样的润君,但是卡文了,今天怕是没法发生贺了……所以用一张图代替。

润君,生日快乐。

【末子】礼物2

写在前面:

    二丿生贺,小短篇。和上篇《礼物》同设定。

    【懒得重新设定真是够了!

    以上。

    

    二宫和也有时候会觉得松本润是个很奇妙的人。对,奇妙。明明可以住在棒球队的集体宿舍却非要绕远路搬到自己租住的小屋;明明脾气很大又容易害羞却从不介意自己对他半像不像的夸张模仿;明明是冷淡严肃的球队star却会在家里学着某个逗比吉祥物对自己撒娇。总之,搞不清他在想什么。

    

    “嗯……啊,轻点……”二宫半梦半醒的,还带着些鼻音。

    “这里会很痛吗?”松本兴致勃勃,没有半点疲惫感,漂亮的手在二宫背后游走。

    “咳咳。我说,不就是个腰部按摩嘛,干嘛要说得那么暧昧。”坐在床边的相叶终于忍不住吐了槽,松本抽出他手中漫画拍了他的脑袋。

    “是你脑子里净想着H的事情吧,正常人看到这种场景根本不会产生奇怪的遐想好么!”二宫拿起垫下巴的软枕头砸向相叶,被他轻松躲过。

    “青春期男生想H的事情有什么不对!”相叶不满。

    这句话太不容易回,场面瞬间冷了下来。过了许久,松本才开口:“今天晚上吃咖喱吧。”

    “好,再做个土豆沙拉。”二宫坐起身拍拍腰侧,打架留下的淤青在松本按摩后好了许多。

    “喂!不要无视我啊!”相叶抗议,但是依旧被无视了。

    晚饭时谈起了球队新来的一年级经理,是个十分可爱的小姑娘。相叶感慨:“这小姑娘完全被松润迷住了呢。对了,你知道吗?前段时间小姑娘过生日,松润送了超级夸张的礼物哦!”

    “欸——是什么啊?”二宫抬头瞟一眼松本,拖长音调,表示很有兴趣。

    松本不满:“哪有!只是电影的DVD而已。”

    “袋子里的花怎么解释?”相叶用勺子做话筒,继续追问。

    “只是顺便。”松本挡开沾着饭粒的勺子。

    “顺便的花啊……”二宫埋头吃了两口咖喱,又抬起头笑容满面地说,“不愧是star呢。”

    “二丿,你生气了?”送走了相叶,松本看看面无表情玩掌机的二宫,小心翼翼地靠过去坐下。

    “没有……只是在想,图书卡什么的真是‘顺便’呐。”

    “还说没生气……”松本嘟囔,“我可是有好好考虑的。”

    “考虑的结果就是图书卡?”二宫猛地转过头盯着松本。

    “你不想跟我上同一所大学吗?”松本的气势丝毫不弱。

    “……太实用了,很没情趣好不好。”二宫低下头去看掌机屏幕,小人跳了两下掉进了陷阱,game over。

    “原来你想要情趣啊……”松本笑了,拿下掌机,“那就补给你好了。”

    “太晚了,生日礼物不当天送有什么意义……”

    不过,算了。这样也很好。

    二宫和也有时候会觉得自己也很奇妙。明明是叱咤风云的不良少年头目却会听妈妈的话乖乖补习;明明是打架耍狠的坏学生却天天和棒球队明星好孩子住在一起;明明前一刻还很生气却在松本一句并没有安慰意义的话之后完全没了脾气。这样看来,搞懂自己在想什么也是一件困难的事啊。

————END————

查看全文
© Casetta Dell'orso | Powered by LOFTER